日博的网址

哎,二十六岁的我

2015-09-06 08:17:41    来源:    浏览:
 【字号 打印
E-mail推荐:  
  

二十岁之前,人对时间都像是没有概念的,觉得反正有大把的青春用来挥霍,而一旦过了二十岁,每过一年,内心都像被什么东西震了一下,突然间领悟到自己无端端又长了一岁。而现在的我,就被自己即将到来的二十七岁攻得猝不及防。

二十六岁的我,日子过得有些急躁,想得多,做得少,什么都想要,什么都不舍得放掉,统统想揽入怀中,却又消化不起,只能撑在肚内,难受了自己,还恶心了别人。患得患失,当你什么都想抓住的时候,最后发现,其实什么都没抓住。

二十六岁的我,有些思想还相当有问题,比如会无缘无故讨厌见到的每一个人,有时又会无缘无故地变成对他们异常热烈的喜欢。他们还是他们,但自己却已经不是自己了。在这个过程之中,我擅长干的事就是忽略自己,而着重注意别人的一举一动,稍有一点看不惯的,便连带着对这个不惯举动的主人也厌恶了起来。可是,我从来不会去想,那个别人对自己又有多喜欢呢?

二十六岁的我,可贵在于学会看不惯自己,对自己学会自省,对别人得学会宽容。胡适说,宽容比自由更重要。因为没有宽容,就没有自由。往小点说,个人若不宽容,对别人是种伤害,而对自己,徒增多几把困住内心自由的枷锁而已。所以,二十六岁的我,在慢慢学会用宽容来照顾自己。

二十六岁的我,不曾在身体和知识上好好待自己。从来没有给时间自己好好想明白一个道理,好的身体,从来都是面对外在环境的第一道屏障,而知识能让你面对内心波澜时,处变不惊。现在越来越觉得,人都不是一点一点把事情想明白的,其实都是顿悟。

二十六岁的我,在这方面开始懵懵懂懂悟到点东西。他希望自己是个坐在书桌前身体壮实,脑子里装得满满都是知识,然后能一不小心往外冒一大桶的人。希望二十七岁的我,能通过在身体和知识上的提升来提高自己。
   
二十六岁前的我要跟二十六岁及之后的我说,在乎那些在乎你的,与你在乎的人,感谢曾经喜欢过你的人,因为被爱、被喜欢都是修来的福气,你没有理由对他们苛求太多。对不喜欢你的,甚至讨厌你的,若是善意的,便内省,若是无理取闹的,笑笑也便过去了。不必过多在意他人的眼光,因为在不在意,你都只能自求多福。不怨天尤人,因为它从来都容易被弱者利用,作为为自己开脱的借口,人不必做强者,但必须不是个弱者。
   
只求二十六岁后的我能是个望天上云卷云舒,看庭前花开花落的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三方检测  徐燕庆




(责任编辑:)